您现在的位置是:

郑渊洁:在既定的社会规则里为孩子争取一点不

2019-02-14 14:56

  回顾你的童年,是不是很庆幸?因为现在很多孩子的童年都被望子成龙的家长安排得满满的学习各种东西。

  我在湖南卫视参加《天天向上》节目的时候,最后让我对家人说一句话,我说的是:“我谢谢我们全家人给了我生命,而且给了我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自由。”

  但细究下去,一个孩子的成长应该经历些什么?应该知道些什么?他应该怎样度过童年?留下什么样的回忆?

  对现在某些小孩子“有官样”,某些“熊孩子”很任性等状况,你怎么看这样不听话的孩子?

  郑亚旗:其实现在我们皮皮鲁讲堂的孩子也是一样,压力很大。现在的家长们把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

  今天,我们请来童话大王郑渊洁及其子郑亚旗两人,为大家奉上儿童节特别策划“人造童年启示录”。

  因为我同时订几十份报纸,其中也包括《人民日报》,所以我也是个看了三十多年《人民日报》的人。也正因为这样,亚旗接触到的信息里其实肯定也有很多是来自《人民日报》的。

  而且,我也要在这里提议:在小学一定要废除班干部制度。人家国外的小学和中国的国际学校长期都没有设班干部。我去过北京的一些国际学校,都没有班干部。国外可能有学生会,但不是这么政治性的。而且一些班干部选举,都有很多家长去贿选,根本就不是民主选举。

  美国总统奥巴马出版了儿童读物《赞美你》,出版社要我为奥巴马这本书的中文版写序言,这本书是以奥巴马给其女儿写信的方式著就的。

  郑渊洁:我这么说吧:海明威曾经在甲板上碰到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问他,怎么样才能成为一名作家?海明威的回答是:“不幸的童年。”

  郑渊洁:也有。我们晚上吃了晚饭会去河边遛狗,我就会把当天报纸上筛选出来的一条新闻拿来跟他讨论。比如坠机,有多少人遇难了,但还有一人生还了,我们就会探讨他是怎么生还的,还有历史上的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等等。

  有很多网友感叹现在教育使孩子拥有了“人造童年”,甚至是童年缺失。你怎么看?

  郑渊洁:其实就是歪打正着了。我原先给他编的教材被他用来开皮皮鲁讲堂了,而且还开发了网络游戏。

  但是他成绩不是最好的,所以总是没成功。后来我就去学校找了他们老师,说能不能让他升一回,老师不同意,说他成绩不好,他升旗起不了示范作用。回家我沮丧地告诉郑亚旗没成功。过了些天,我问他参加学校的升旗仪式时血还往头上涌吗?他说不涌了。升旗这事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其实人想成功很容易,因为人成长中会获得知识,但也会放弃想象力。我接触的很多成功人士80%都是像小孩一样的。想象力能进行创造,没有想象力只能一辈子给人打工做奴隶,稍微有点胡思乱想可能就能拿二十万、三十万的月薪。

  我们的学校的教育注重分数,不注重品质培养。我接触了很多成功人士,其实拼到最后不是拼学历、出身、运气而是品质。

  作为皮皮鲁讲堂的老板,你希望皮皮鲁讲堂的孩子以及更多的孩子们能够拥有什么样的童年?

  郑渊洁:他也关注,他是关注动物,他去非洲拍摄野生动物,去太平洋、印度洋潜水拍摄鲨鱼。他后来就改吃素了,我受他影响也吃素。

  郑亚旗:太多了!游戏机、电脑、遥控直升机等等,我想要的他都给我买,有时候我没想要的他也都给我买。

  另外,我们虽然在家学习,但也有考试,不过是逆向考试。他出题来考我,我分数考得越低,说明他掌握得越好。当然,出题范围不能超过我的教学范围。

  现代人有一个清醒的共识养孩子难,养好孩子更难。培养一个孩子,像是一件耗资巨大的工程,又像是一场野心勃勃的斗争。

  郑亚旗:孩子在童年的时候一定要给他足够的自我空间,而且家长也要给孩子无私的爱。

  在这样的“另类教育”下,郑亚旗创办了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担任CEO,而郑渊洁是他的打工仔。

  为了试探激励的作用有多大,郑渊洁以考过60分但不超过70分作为买价值1万多元的遥控直升机的条件。结果,郑亚旗在估计每道题的分数后,成功地考到了62分。

亚旗在学校选班干部,不报名老师说他不上进,报了名又选不上,很多时候选举都是有导向性的。包括现在我的微博上,也都老有人骂我。郑亚旗:我觉得有很大关系,至少有70%-80%的相关性。他为了能和我交流,炫耀一下他看到的信息也会非常认真地去找新闻。自1949年11月,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将6月1日定为国际儿童节后,60多年过去了,关于童年的大讨论从没停止。奥巴马经常问女儿:“今天我有没有赞美过你?”来自父母的由衷欣赏、赞美和鼓励能使孩子拥有自信、快乐和爱。我要是能当一次升旗手,那该有多好啊。

  我会告诉孩子,分数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重要的东西。女儿曾经告诉我,她在班里排名第12,我说太好了,名次千万不能再前进了,以后考试,即使这道题会,咱们也要做错它。因为我看到一个科学发现,叫“第12名现象”。在班里名次排第12左右的孩子,长大的成功率最高。

  两岁的时候,郑亚旗就开始玩电脑;三岁的时候,从郑渊洁的教材《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中接受了性教育;四岁开始就知道地震时该如何自我保护。

  在进行了DNA测试,证明儿子确实是自己亲生的以后,郑渊洁恶补了好几百本书并开始自编教材,对儿子进行了三年的“私塾”教育,从法律常识到生活自救,从两性知识到尊严教育。

  郑渊洁:我是绝对不会去评价任何一个未成年人的。他们已经被应试教育弄得够惨了,所以请不要再去伤害他们。

  这样一来,他就会很有动力。巧合的是,小学毕业后,儿子郑亚旗也选择了退学。”那我就跟他们说:“我爸让我考这么多的,考高了他还不乐意呢!你觉得你今天的成绩、快乐和童年时期爸爸的教育有多大关系?在这过程中,传递给孩子的思想、政治、文化等信息,都已经过父母和老师的甄选。每挑出来一个,我就会夸他:咦,我也看到了这则新闻,怎么我就没想到这个呢!”亚旗现在是很优秀的80后,不仅把皮皮鲁讲堂办得有声有色,而且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对于他的童年以及他现在的快乐,你是不是特别自豪?郑亚旗:我确实很快乐,但惟一不太好的就是我从小是被骂大的,被社会上的人骂大的。所以好坏各占一半吧,不能什么好事都让我占着。郑渊洁:郑亚旗小时候最想做的就是升国旗,我记得有一天,亚旗对我说:“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早上升国旗时,我一听到国歌响起,浑身的热血就往脑门上涌。在“童话大王”郑渊洁的微博上,有一条非常显眼的个人资料:北京马甸小学肄业。多赞美孩子,国家的未来会强大。而且,他还培养了我非常重要的自学能力。他回来我就会安慰他,说当不当班干部并不重要,他也就不想了。我看到了他白手起家的整个过程,这对我也是一笔财富。”郑亚旗:我觉得我还是比较乖的,做事也都是有板有眼的,从来不会不交作业什么的。原来都是我筛选一个话题来讨论,后来我就让亚旗来负责每天挑一个。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总会有同学跑过来跟我说:“你爸是郑渊洁,你怎么只考七八十分啊!现在你已经是一位非常优秀而且快乐的80后了。

  一个人成长到25岁时,他的大脑才完全发育成熟。所以家长的压力就会给处在发育中的孩子的生理和心理都带来很大影响,甚至大脑发育都会畸形。

  如果真像大家所评论的那样,这个孩子的童年是“不幸的童年”的话,那大不了再多一个作家吧!

  他原来其实特别不喜欢人家说他是我儿子,沾我的光。他最开始去做记者,后来做摄影。慢慢地觉得做我儿子也不是什么特别丢人的事,所以也就开始管理皮皮鲁讲堂了。

  在中国,儿童迈向成年的道路,通常是在6岁之前接受父母的教育,之后进学校,进行思维的包装,再经过12年,才获准进入成人的秘密花园。

  18岁以前,郑渊洁几乎寸步不离儿子,甚至没有让儿子单独过过马路。18岁刚过,郑亚旗就背着包去非洲拍摄野生动物,并被切断了所有经济来源。

  郑亚旗:是的,我很感谢,他真的给了我特别无私的爱。自己在家教育孩子是需要付出很多的心血的。18岁以前,我做什么事情他都会和我在一起,真的是寸步不离,负责我的一切。但一满18岁,他说不管就不管了。

  郑亚旗:最好的就是我想做什么都行,而这一点是其他大多数同龄孩子包括现在的孩子都基本上没法做到的。

  从小到大,他都有很强的危机感,他的床头柜里一直放着饼干和水,过期了再换新的,就是为了地震时不会被饿死。

最新推荐

  • 重庆时时网站-专访郑渊洁

    说起儿童节,郑渊洁的建议是,把手机关掉,全心陪孩子玩一天。这个六一儿童节,爸爸妈妈如果请了假,或者单位放假,就把手机关掉放在家里,跟孩子出去玩,你们会收到意想不到

  • 郑渊洁谈对儿子教育:他

    郑亚旗不适应学校生活,郑渊洁想反正自己也天天在家,让儿子看当爸的怎么工作也挺好。我小时候家里只有一个房间,我天天看到我爸在那里读书写字,所以我就喜欢读书写字。现在

  • 二月河病逝:版税金额曾

    1999年,由胡玫导演,唐国强等人主演的另一部改编自二月河小说的电视剧《雍正王朝》在中央电视台播出。2001年,由陈道明、斯琴高娃等主演、二月河小说《康熙大帝》基础上改编而

站长推荐

  • 胡歌给粉丝签名看到粉丝

    真的是让很多的人都很是喜欢的好演员了,在很多人看来,胡歌的这个性格真的是很好的,在面对粉丝和媒体的时候胡歌真的是用这么多年实力诠释了绅士的含义,关键是胡歌的这个演

  • 狗仔都不想跟拍的几位明

    一直以来都是以质量剧著称,在早年演绎的《仙剑奇侠传一》中饰演的李逍遥征服了无数观众,近些年来的《琅琊榜》《伪装者》等,使胡歌热度一直居高不下,然而胡歌出道至今却一

  • 郑渊洁:在既定的社会规

    回顾你的童年,是不是很庆幸?因为现在很多孩子的童年都被望子成龙的家长安排得满满的学习各种东西。 我在湖南卫视参加《天天向上》节目的时候,最后让我对家人说一句话,我说